孙杨服禁药因官方指南出错? 该书曾被回收修订

  • 2014-11-28 10:35
  • 来源:新浪体育
  • 编辑:Sun

  昨天,有媒体调查发现,孙杨[微博]误服禁药有可能源于国家体育总局的重大失误!在今年3月总局下发的2014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中,含有曲美他嗪的“万爽力”仍然被列在可用药名单中,但曲美他嗪早在1月1日就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列入违禁目录。
 



 

  太可怕

  药物指南竟有弥天漏洞禁药居然没被“剔除”

  《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是由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联合撰写。在体育圈子里,这本小册子是国家各个训练队、省市各级训练队队医人手一册的标配,也是他们为运动员选择药物的参考宝典。什么药能用,什么药不能用,队医们都听指南的指示,谁也没想过,这本万能手册居然有一个弥天大漏洞。

  2014年1月1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公布的新违禁药物里包含了曲美他嗪。不过,翻开国家体育总局3月下发的2014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曲美他嗪”的药物描述为——“药品名称‘曲美他嗪’,其他名称‘万爽力’,受控状态‘允许使用’……”

  有记者对照了一下2013版,发现该药物的描述没有任何改动。随后,有媒体猜测,孙杨的队医或许就是查阅了这本宝典后,发现“万爽力”可以使用,便放心大胆地让孙杨继续服用该药物,来治疗他的心绞痛。

  不管这段“脑补”是否真实,但大部分网友认为合情合理,也就是说,孙杨服用禁药,真是一个天大的乌龙。而导致这一出大乌龙的,罪不在孙杨和他的团队,而是国家体育总局。想想,每年那么多世界顶级运动员参照《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来配药,这个手册如此不保险、暗藏漏洞,一旦误服导致禁赛,对于运动员短暂的黄金职业生涯来说,是多么可怕的损失。

  太迟了

  错误指南7月才被收回查出漏洞竟不止一处

  据翻阅了“2014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卷首语”的记者报道,这个版本是2014年初依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颁布的《2014年禁用清单》组织专业人员修订的,在卷首语的最后更标有“编著者2014年3月”字样。在封面底部写有该指南的出版方: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也就是说,这是一本专门针对世界反兴奋剂2014年最新禁药清单而完成的手册,并由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国家队医务管理处和国家体育总局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共同完成修订和审核工作,但官方审核后却依然有禁药被列为“允许使用”,并发放给各运动队队医。

  昨天,有记者走访了负责修订《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的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在该研究所里发现:“成堆的2014年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被堆放在办公室内。据知情人透露,这个版本的指南已被从各个运动队回收,而在2014年7月,该研究所已经重新修订了指南,书中已将曲美他嗪列为“赛内禁用”的范围,重新发放到各运动队。指南重新修订的时间正是孙杨被查出禁药停赛的那个时期。”

  记者随后还了解到:“像这次一样重新修订发放还是第一次,不难看出,孙杨被查出服用曲美他嗪后,运动医学研究所才意识到指南中存在巨大漏洞。此外,本次修订中,违禁药物中不仅加入了曲美他嗪,还有一些其他补充遗漏的违禁成分药物。”

  太困难

  每年新增上百种新禁药人力编纂难免出错误

  理论上讲,队医们防范每年新增的兴奋剂条目有两种方法,一是定期查看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网站,另一个就是查阅手册。不过,由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每年新增的兴奋剂成分有上百种,而在网站中却只有违禁成分的罗列。当一位运动员遇到头痛脑热的问题,想吃药缓解时,光是看违禁成分名目还是确定不了手中的药品是否含有违禁成分。

  队医们只能参考每年更新版的《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指南中根据常见病因分门别类,列出所有常见病的治疗药物、是否含禁药成分、药物的副作用有哪些,一目了然。例如,当运动员感冒了,队医翻阅手册可以看到手册中清楚地标注了,百服宁、泰诺等药物中含有违禁成分伪麻黄碱,受控状态为“赛内禁用”。

  不过,记者采访了一位多年来供职该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他语重心长地表示,疏漏让人感到后怕,但出错确实因为难度太大:“编订这个手册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每年更新的违禁成分有成百上千种,比如感冒冲剂,每个药厂的配方都不一样,有的药厂出品的成药不含违禁成分,有的就含有,这给我们的编纂增添了很多工作量。而且现在很多队医的英语水平有限,如果只让他们翻查世界和中国反兴奋剂中心那些罗列的违禁成分名单,对于新出违禁药物的防范会更模糊和困难。”

  华西都市报记者 陈甘露 综合

  记者观察

  编反兴奋剂手册的人

  不是反兴奋剂专家

  孙杨服用禁药是个大乌龙,昨天,这则深度调查报道在网上很火,很多网友排山倒海地留言评论,一边为孙杨喊冤,一边剖析这则乌龙事件背后折射出的更大BUG。

  负责编订《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的机构是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这是一个从事运动医学、运动营养研究和应用的综合性科研单位,下设办公室、科研处、国家队医务管理处、体育医院、运动医学研究中心及运动营养研究中心等6个机构。眼尖的人会发现,这个研究所里并没有配备任何反兴奋剂的机构。其实,在2008年以前,该研究所里是有反兴奋剂中心的,但在奥运前独立地划分出去,成为了如今的“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大部分反兴奋剂研究的专家就都不再任职体科所。

  尽管《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在编订时邀请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吴侔天作为专家给予建议,但圈内有专家认为,运动研究所和反兴奋剂中心分离这一做法让运动研究所缺少了反兴奋剂专业人士,这也让指南在编订以及一系列反兴奋剂工作更新上遇到麻烦。

  如今,孙杨误服禁药到底是不是这本小册子导致的乌龙,我们并不能完全判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负责专门对付兴奋剂的科研所居然没有了反兴奋剂部门,怎么听起来都让人感觉有点心虚。随着兴奋剂进入高科技时代,越来越复杂、多变的禁药藏身于平凡药物里,编纂指导手册更需要专业的反兴奋剂人才加入。大胆脑补,也许很多编纂小组的成员早就在心里喊了千百遍“臣妾做不到啊!”

        推荐阅读:膜拜梅西!3天2帽子2历史射手王!旷古第一人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

    图片新闻

    Picture article
    • 武汉一大学山寨各国建筑似世界公园
    • 英国小王子首度与公众见面
    • 探秘韩国济州岛性爱主题公园
    • 韩国艺术家借光影将人偶肢体做成春宫图
    • 那些年一起被禁播的广告
    • 又是一年高考时:山坳里的高考故事

    美图鉴赏

    • OpenAI打造控制人工智能计划!
    • 努比亚运营公司更名 去中兴化难掩品牌认知尴尬
    • 丝路网站创始人被判终生监禁 不得假释
    • 47家淘宝店刷单被查封:为刷信誉寄空包裹

    时事新闻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