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打造控制人工智能计划!

  • 2016-03-16 10:57
  • 来源:经典网
  • 编辑:classicmag
人机大战中人类的落败,再次让人们对于超级人工智能产生恐慌。不久前,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担心人工智能(AI)会接管世界。两位企业家决心要打造一家十亿美元的非营利性企业。
伊隆·马斯克是昨天成功发射并回收火箭的spacex太空探索技术公司CEO,山姆·阿尔特曼是初创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总裁,两人一起公布了一项新事业,一家史无前例的机构,名为OpenAI(“开放人工智能”)。
在新公司发布当口,阿尔特曼接受了Backchannel博主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的采访并表示,他们预计,这个为期几十年的项目最终会让AI超越人类智能。但他们认为,这样一来,风险会大为降低,因为到时候这种技术“谁都能用上,而不是说只掌握在一家公司手里,比如只有谷歌能用。”
他们认为,多数人终会战胜少数人。“人类可以战胜邪恶博士,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正义的,人类可以凭集体的力量控制这些坏蛋,”阿尔特曼说,“我们认为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千千万万的AI会联合起来,共同阻止那些偶尔出现的坏蛋。”
这个违反直觉的论点到底成不成立呢?我们还要过好些年才能知晓。就算人工智能可以超越人类,那一天离我们也还很远。
“这个设想乍听上去很有吸引力,”迈尔斯·布伦戴奇这样评论OpenAI,他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一名博士生,专门从人类和社会的维度研究科学技术。“但这还不是一场是非分明的论辩。在当前阶段,以及在可预见的将来,都还没有什么AI系统有能力去控制世界。”
但在创建OpenAI的过程中,除了超人类智能主宰地球的可能性之外,还有很多力量在起作用。在短期内,OpenAI可以直接惠及马斯克和阿尔特曼以及他们的公司(Y Combinator投资了Airbnb、Dropbox和Stripe等一众“独角兽”企业)。
从谷歌这样的企业挖来顶级AI研究人员,在OpenAI给他们创造一个工作环境,这样,两位企业家就可以取用之前无从获取的创意。另外,他们也承诺会把各自公司的在线数据共享出来,这样一来,他们也可以把这些设想或创意变成现实。如今,推进人工智能技术的关键有两个,一个是工程人才,另一个就是数据。
如果OpenAI矢志不渝地向所有人免费提供最新研究成果,它至少可以制衡像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而鉴于马斯克和阿尔特曼等人给OpenAI投入了十亿多美元,从中可以看出,近几年来,“竞争”这个词的涵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企业、企业家和投资者越来越倾向于通过免费赠送自己的技术,来达到跟对手竞争的目的。什么叫有悖常理,这就是
开放技术带来的优势
在人工智能界,2015年11月是充满慷慨气氛的一个月,而OpenAI把这种气氛推向了高潮。11月初,谷歌开源了驱动其AI服务的(部分)软件引擎:深度学习技术,这种技术极善于识别图像、辨别语音、翻译语言和理解自然语言。
而就在OpenAI项目公之于众前,Facebook也刚开源了自己的一些服务器硬件设计,也是用来运行深度学习服务的,所执行的任务跟谷歌那些技术类同。现在,OpenAI又立誓要分享它所开发的一切技术,而一大重点似乎也是计算机深度学习。
是的,没错,共享也是一种竞争方式。像谷歌或Facebook这样的公司,只要公开共享自己的软件或硬件设计,就可以加速人工智能的整体进步,最终反过来促进其的自身利益。
一个方面,这些开源技术在规模较大的社群里得到改进后,谷歌和Facebook就能把改进后的技术重新投入自己的业务中去。
另一个方面,开源也是一种招募和留住人才的方式。特别是在深度学习领域,研究人员很多都来自学术界,公开共享研究成果、惠及尽可能多的人,这种理念很吸引他们。“在招募研究人员方面,这无疑是一个竞争优势,”阿尔特曼说道,“我们请来的人很看重的一点,就是OpenAI是开放的,他们可以把工作成果共享出去。”
在平静的表面之下,说不定是一场针锋相对的竞赛。我们不禁会揣测,谷歌之所以开源其AI引擎TensorFlow,是不是因为它知道OpenAI即将诞生?
而Facebook共享Big Sur服务器,是不是作为对谷歌和OpenAI的回应?Facebook否认存在这种关联。谷歌没有立刻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阿尔特曼不想妄加揣测,但他确有告诉我们,谷歌事先是知道OpenAI的。哪可能不知道呢?伊利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谷歌最顶尖的人工智能研究员之一,就是被OpenAI挖走的。
但谷歌开源项目没有因此贬值。无论动机是什么,谷歌都把代码提供给了所有人,大家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但有一点要记住,在当今世界,把自家独门技术拿出来共享可不只是出于奉献精神。
深度学习目前还是一个很小的技术圈子,而这些公司都在争夺人才,要靠这些人才,才能把这种极其强大的技术优势利用起来。他们固然想分享,但也想赢。
他们也许公布了一些秘密武器,但并不是和盘托出。开源可以加快人工智能的推进,但在此过程之中,有必要确保没有哪家公司或哪种技术变得过于强大。OpenAI的重要意义就在于此。
马斯克:属于自己的阿波罗计划
不用说,在某种程度上,马斯克肯定也把分享看成一种在竞争中取胜的方式。“你知道,我对AI有所顾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在接受Backchannel采访时说,众所周知,他曾公开表达这方面的担忧,担心人工智能发展到极致会变成人类末日。
但他同时也运营特斯拉汽车公司,将来OpenAI开发的技术肯定能惠及特斯拉。跟谷歌一样,特斯拉也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它们可以从深度学习中受益匪浅。
深度学习依赖于所谓的神经网络,它是一种庞大的软硬件网络,类似于人脑的神经元网络。只要给这个神经网络馈送足够多的猫咪照片,它就能真正认得猫这种动物。如果馈送足够多的人类对话,它就可以学会交谈。馈送有关车辆路况及司机反应的足够数据,它就能学会开车。
当然,马斯克大可以给特斯拉招募一大批AI研究员,他的确也是这样做的。但通过OpenAI,他可以雇到更好的研究人员(因为它是开放的,而且不受任何一家企业的商业模式或短期利益的限制)。他甚至可以把谷歌的研究人员引诱过来。
另外,他还可以汇拢一个强大得多的数据库集群,为这些研究人员提供“肥料”。阿尔特曼表示,Y Combinator孵化的企业会和OpenAI共享他们的数据,不能小看了这件事。只要把Y Combinator和特斯拉的数据一结合,至少在其中一些方面,他们就可以比肩谷歌了。
对于这个问题,深度学习初创公司Skymind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尼科尔森(Chris Nicholson)评价说:“可能有些层面比谷歌更胜一筹,有些层面还比不了。”
不久前Skymind已被Y Combinator吸纳。“我敢肯定,Airbnb手里有谷歌接触不到的房源数据。”马斯克是DeepMind公司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这家公司总部位于英国,自称“AI领域的阿波罗计划”。
这笔投资给马斯克开了一扇窗,他可以从中窥到这种卓越技术的发展。但后来谷歌收购了DeepMind,这扇窗也向马斯克关上了。如今,马斯克开始了自己的阿波罗计划,仍然拥有近水楼台的独特优势。享有这种优势的还有OpenAI的其他投资者,其中就包括亚马逊,在奔向AI的竞赛中,这家互联网巨头跑在谷歌和Facebook的后头。
悲观的乐观主义者
别理解错,这并不意味着马斯克的开源项目会因此贬值。也许在利他的同时,他也怀有自利的动机。但最终结果还是会让整个AI研究圈子获益无穷。在跟全世界分享技术的同时,OpenAI也会给谷歌、Facebook等公司一个范本,促使还没开始分享的公司都紧跟潮流。这对特斯拉和所有Y Combinator孵化的企业有利。但也能惠及所有有兴趣使用AI的人。
当然,在分享技术的同时,OpenAI也会把新的“武器”提供给谷歌和Facebook,还有邪恶博士,无论他潜伏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他可以把OpenAI开发的任何东西都馈送到自己的系统中,打造出更强大的AI。
但人们最担心的倒不是邪恶博士用AI祸害世界,而是AI本身与人类倒戈相向。深度学习不会在自动驾驶汽车和自然语言理解上止步。顶级研究人员认为,给予恰当的数据和算法组合,它的学习能力可以扩展到人类常识,甚至超越人类智能。
“人们担心的是,一个超级智能开始以递归模式不断自我改进,最终跨过临界点,在智能上达到任何人类都无法企及的量级,”尼科尔森说。“我们离这样的未来还远着呢。也有的人认为,这种情形可能不会出现。可一旦出现的话,那后果的是不堪设想的。”
马斯克和阿尔特曼想要防范的,正是这种情形。“对技术的发展、扶持和丰富最终可以起到保护人类的作用,”阿尔特曼告诉我们。“这样做是保护大家的最好方式。”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在缩短我们与诞生超人类智能之间的距离。
阿尔特曼和马斯克也许认为,给所有人都提供超人类智能,也许就能制衡任何流氓AI,但实际上也有可能发生相反的情况。正如布伦戴奇所说:如果一家公司发现,大家都在朝最先进的AI极速冲刺,它可能就顾不上把安全防范措施做到位了。
这说来有点讽刺,这些预防措施的必要性,取决于你对人类加快技术进步的能力有多乐观。从他们过去的成就来看,马斯克和阿尔特曼完全有理由相信,技术进步曲线会变得越来越陡峭。
换而言之,就是技术进步会变得越来越快。但也有人觉得,AI不太会像马斯克和阿尔特曼想象中那样威胁人类。“有关AI的思索就好比技术人员的可卡因:它让人兴奋,但也会催生不必要的妄想。”尼科尔森说。
无论结果如何,世界上的谷歌和Facebook们都在推动AI迅速迈上新的台阶。至少在一些较小的层面上,OpenAI可以对他们,以及其他所有人,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
“我想,在伊隆和OpenAI看来,AI终归是不可阻挡的,”尼科尔森说,“所以,他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影响它的轨迹。”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

    图片新闻

    Picture article
    • 武汉一大学山寨各国建筑似世界公园
    • 英国小王子首度与公众见面
    • 探秘韩国济州岛性爱主题公园
    • 韩国艺术家借光影将人偶肢体做成春宫图
    • 那些年一起被禁播的广告
    • 又是一年高考时:山坳里的高考故事

    美图鉴赏

    • OpenAI打造控制人工智能计划!
    • 努比亚运营公司更名 去中兴化难掩品牌认知尴尬
    • 丝路网站创始人被判终生监禁 不得假释
    • 47家淘宝店刷单被查封:为刷信誉寄空包裹

    时事新闻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