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默克尔没有对手?!

  • 2017-09-27 10:54
  • 来源:凤凰网
  • 编辑:丁辉
作者:丁辉 2017年9月25日
实,德国政治的这15年,各方政党力量很活跃。然而, 缺乏执政特色、难敌三大危机、不接地气的执拗,以及内斗和分裂的消耗,对手们的这几大特色,竟让默克尔15年全无敌手。

德国必须感谢施罗德

社民党的衰落始于社民党前主席、前联邦总理施罗德。施罗德于2002年的第二个总理任期内开始推行激进的就业政策与福利政策改革,改革纲领统称“2010议程”,其主旨是要把德国重建为一个高效、有竞争力的经济大国,解决高居不下的失业问题,甩掉沉重的社会福利包袱。

德国必须感谢施罗德,因为这一轮改革使德国未雨绸缪,在全球性经济危机到来之前占尽先机,并能在过去的十年间逆势增长,有力量独撑欧洲大局。

然而,强调公平正义和普遍福利是社民党的基本价值和政策立场,施罗德改革为德国解决了问题,代价却是失去了大量忠诚的本党党员和基本盘选民,并最终导致党内激进左派分离出去,和东德的民主社会主义党合并成立了左派党。

数年间,社民党的支持者一部分被左派党挖去,一部分融入了绿党,另有一部分温和派向基民盟靠拢,更有一部分干脆流向了德国选择党,失去了和基民盟抗衡的力量基础,以至于2005-2009年、2013-2017年两度扮演德国作为默克尔领导下的大联合政府中的小伙伴。

十年彷徨全为默克尔做嫁衣

固然数次重大危机时期,两大政党联合执政保障了德国总体政治格局的高度稳定性,是抗拒反体制力量、最终战胜多重政治经济危机的制胜因素。

但是,在大联合政府中,社民党耗尽了本党的政治资源,也没有发展出自己的执政特色,联合政府的功绩最终被写在默克尔和基民盟名下。

十年彷徨误青春,全为他人做嫁衣。更重要的是,随着危机的缓解,继续选择社民党作为执政联合伙伴,对于基民盟而言已经不再是个有吸引力的选择。在老朋友自民党重新恢复元气,以及新朋友绿党屡抛橄榄枝的情况下,一旦和后两者之一或合三方之力能赢得议会半数席位,必然弃社民党而去。一言以蔽之,社民党别说要染指总理职位,就是想要维系现有的大联合执政伙伴角色,也要仰仗他人鼻息,尤其是要祈祷自民党表现失常。但是,目前自民党的支持率已经攀升到10%,社民党的如意算盘难打。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0日,默克尔在汉堡参加竞选活动,为9月24日即将到来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造势。

三大危机撂倒中产精英政党

再来看绿党和自由党。随着向左右翼政党敞开合作执政大门,绿党开始面临深刻的生存危机,尤其是其所代表的人道和平、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成为德国政治社会的主流价值,使得绿党顿时失去了立足点和方向感。

2009-2011年,斯图加特火车站工程,以及核电站下马等重大社会议题白热化,把绿党推到了三十年议会政治发展的巅峰,一度民调高达25%,并在南部巴符州主导执政至今,大有取代社民党接过左翼旗帜之势。

然而,自此之后,绿党走入梦游的乱局,自身政治定位开始模糊,纲领变得不够清晰锐利。正如哥廷根大学政治学家弗兰茨•瓦尔特(Franz Walter)指出,绿党和自民党虽然分属左右两翼,但都是中产阶级精英型政党,其党员和支持者整体教育水平高,拥护全球化和普世价值,其支持者有着相当大的重合度和交换空间。

随着美债危机、欧元危机和难民危机的接踵而至,人权政治和全球化理念遭遇民粹主义的狙击,两党的基本盘都受到了最大程度的挑战。

自民党在2009年大选时,曾赢得了14.8%选票的历史最佳战绩,但却在之后四年的联合执政期内丢盔弃甲,兵败如山倒,以至于2013年联邦大选连5%的门槛都没有达到,根本都没有资格进入联邦议会。如今,绿党似乎在重走自民党4年前的老路,党内人心不齐,民调一路走低,一度徘徊在5%的生死线上下,本次大选前景堪忧。

不接地气的惩罚

尤其是绿党提出的两个核心竞选纲领“环境变迁”和“数字化”一来过于抽象,不接地气,二来缺乏区分度,不能证明自身的不可替代性。更为深刻的问题是,绿党正在从走在时代前列的环境保护主义政党,蜕变为拒新畏变的环境保守主义政党,日渐趋向生态政治和人道政治的教条化,甚至不惜一切其他代价,譬如必要的经济发展。

在当下全球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的历史时刻,绿党的主张就像是飘在了云端,不顾选民的真实需求和德国的主要问题,立场僵化而缺乏变通,很有可能遭到选民的惩罚。

一个唯一的利好消息是,绿党的中央领袖层至少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表现出了娴熟的议会政治技巧,向右翼主流政党敞开合作空间,这一点能够被中间选民接纳的程度,直接决定了绿党在联邦议院的去留未来。

德国选择党领导人佩特里,在最近的党争中出局。

激进政党内斗难统一

激进政党仍然可能是本次大选的获益者,但变数很大,尤其是德国选择党的选情。德国选择党从崛起至今,主要依靠两个选题上位,一是反对欧元为代表的欧洲一体化,二是反对默克尔政府的人道主义难民救助政策。

在2015年底到2016年春难民危机最为严峻的时刻,德国选择党的民调稳定在两位数,从政党光谱上左中右各个政党的支持者中赢取抗议性选票支持,进入绝大多数州的议会。在全球民粹主义泛滥的今天,德国似乎难以避免同样的命运。然而,德国选择党最近一年内的多次党内政治斗争显示,民粹主义阵营的成分庞杂,立场难以统一,多次上演公开权斗和党派分裂的闹剧。

更为根本的问题是,反全球化的温和派和排外的极端派之间的党内冲突日益彰显,并随着德国选择党卷入常规议会政治的程度加深而不断强化。本次大选之后,德国选择党跨越5%门槛进入联邦议院,问题应该不大,但是否能够最大程度削弱现有的建制派政党,就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如果不能解决自身权力结构和发展战略上的庞杂无序,很有可能该党中右翼的支持者会向自民党和基社盟(CSU)分流,从而在未来的议会政治中,像左派党一样被边缘化。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

    图片新闻

    Picture article
    • 武汉一大学山寨各国建筑似世界公园
    • 英国小王子首度与公众见面
    • 探秘韩国济州岛性爱主题公园
    • 韩国艺术家借光影将人偶肢体做成春宫图
    • 那些年一起被禁播的广告
    • 又是一年高考时:山坳里的高考故事

    美图鉴赏

    • OpenAI打造控制人工智能计划!
    • 努比亚运营公司更名 去中兴化难掩品牌认知尴尬
    • 丝路网站创始人被判终生监禁 不得假释
    • 47家淘宝店刷单被查封:为刷信誉寄空包裹

    时事新闻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