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房地产挖个坑就能赚钱时代过去 赚钱仍然很容易

  • 2016-02-11 09:36
  • 来源:无界新闻
  • 编辑:CLASSIC
王石表示房地产还是很粗放的,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只不过是挖个坑就能赚钱的时候时代已经过去了而已。
  这是“无界智库”记者傅蔚冈对王石的专访内容。专访中,王石表示房地产还是很粗放的,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只不过是挖个坑就能赚钱的时候时代已经过去了而已。
  记者:首先祝贺1月23日获得“WWF自然保护领导者卓越贡献奖”。当天你说到了两个“心”,一个是“我还有野心”,请问,这个“野心”到底是什么?
  王石:野心就是能做出一番事业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具像。
  记者:到目前为止,万科已经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地产公司。如果万科是第二的话,还可以把“做第一”当作标杆,现在做到行业的领军者之后,这个野心该怎么想象?从观察者的角度上来讲,是不是说市场份额要占到多大?然后销售额和利润要达到多少?还是其他的一些指标?
  王石:作为房地产能做多大呢?它应该不成为我的一个目标,因为它只是个结果,是排名。我们说你有野心的时候,你肯定说的不是结果,你说的是目标,就是你能做一番事业,但事业是多大?结果不重要,就算你是第三,但是你做的很好啊,你很满意,又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一定野心就是做第一呢。 咱们一定要非常清楚,不要把结果当成目标,很多人经常犯的毛病,就是把结果当成目标。
  记者:我的一个感受,当做跟随者的时候,因为前面有标杆,所以有动力,比如说当年日本追赶美国的时候。但是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企业已经做到世界最大,以前的标杆都落在后面的时候,怎么激励自己往前进?我们知道万科在不同的时间段都有不同的标杆,那今后的标杆呢?
  王石:万科现在是世界最大的,那是个量。我们更多来讲质怎么样?因为中国市场非常大,所以在中国产生世界第一并不难。我完全没认为说万科已经到了最优秀,所以一下子就感觉失去目标的情况也不存在。
  记者:23日有媒体还报道说,你将不忘初心,以一个地球公平的责任继续为一个生机勃勃的未来而前进。“初心”是说?
  王石:初心,就是做好人呐。
  记者:就做好人这么简单?
  王石:我想初心来讲没有说初心做坏人的吧?我相信就是死刑犯,他的初心绝对不是要做这个,只不过可能走着走到那一步…… 那肯定就和他初心不一样。
  我说初心第一个你要做一个好人吧 ,是不是 ?那很多是不是一直就做好人就不一定了。所以我觉得初心非常重要。
  第二呢,社会上你不但要做好人,你要得到别人的尊重;第三呢,你一旦已经在社会上有所地位、有点影响力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那些最初始的最纯朴的东西还可以保留?这叫不忘初心。
  你比如说我就这样坐着喝着这茶(编者按:其实不是茶,就是一杯白开水),我也没有想到我说世界最大房地产公司的那个样子,这叫初心。那不忘初心也没有那么复杂,不忘初心就是你原来的那些想法呢是不是还是觉得这样这样。我觉得我想说的就是,至少我主观意识上原来的想法,尽管实际上来讲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但是在主观意识上我要提醒我自己,并因此而感到高兴。
  选择投资阿联酋“不用解释”
  记者:你在2015年11月时出访阿联酋,与阿高层讨论在马斯达尔城建立中国企业研发中心。这是基于什么样的一个想法?如果在美国做,或者到日本做,大家都非常可以理解,为什么选择了阿联酋?
  王石:那就像我当年为什么选择不投兰州,而是跨过兰州、跨过银川、跨过西宁,跑到乌鲁木齐来投资的道理是一样的。因为中国和全世界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应对全球变暖,要解决这个问题目前看来只有低碳,主要就是少消耗,让新的能源不碳排放、少碳排放。正因为面临这个问题,万科在2000年就成立建设研究中心,2005年就开始研究建立这种实验楼,2007年就开始投放市场。到目前为止,符合住建部三星标准的一半是万科建的。这等于你问这个问题一样,大家不建你建,我觉得这个代表未来。
  你叫责任心也好,叫未来可持续也好,这就是我认为的未来。为什么我们选择阿联酋的阿布扎比?阿布扎比建了一个未来之城,210亿美金,就是要解决未来新能源的问题,而且是从2008年开工,开工之后我就去了,一年半去一次,就是观察这未来之城的发展。去年我觉得机会来了,就觉得应该在这建一个中心,因为我们的目标一致。
  新疆要做出榜样让“一带一路”上的国家看
  记者:你走过玄奘之路,到访过印度。你是一个探险家经常去爬山,然后又是企业家,还是环保人士。这几个身份在你身上得到综合体验,你所爬过的山绝大多数都是在我们今天所说的“一带一路”之内,能否谈谈对“一带一路”的看法?
  王石:我没有什么想法,这是我们一种新的国策,也是中国的转型在更进一步的国际化。我觉得,“一带一路”是中国的提法,在国际上实际上对“一带一路”不仅是中国在关注,其他国家也有关注。“一带一路”无论是从大国的地缘政治还是从跨国企业的视角来讲都很关注,尽管可能提法不一样。这当然会带给我们很大机会,但是你会发现,作为国策,还得是国家队在主打。民营企业怎么做?当然有很多机会,但是如何来寻找机会?我觉得还是应该联合起来各自发挥自己的优势。
  比如说国家队有国家队气吞山河的气魄和能力,但是有时候可能效率决策上有它的局限。民营企业呢?至少它的这种资本力量是不够的。但是它对市场的贴近应该是很有优势,所以我觉得更多应该是混合队。对,我的观点就是混合所有制,在“一带一路”上混合所有制更适合中国效率。大家往往提的是中国速度很快,但是……
  记者:速度快并不见得是效率好。
  王石:对,速度很快但质量会有问题,所以我觉得“一带一路”应该提供综合效率,综合效率其中很大的因素就是对环保的关注。
  记者:环保的关注?
  王石:这是我的看法。就我个人来看,新疆在实现这方面应该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走在前面。为什么呢?很简单。我们新疆很多民族都有宗教信仰,本身对自然就非常关注,有宗教约束,对自然的尊重比较好。新疆如何在“一带一路”上发挥作用?首先来讲就是要在乎环境、关注环境,在环境上让国际刮目相看,让新疆能够在环境战略资源方面成为一个转型的榜样。
  新疆要做出榜样让“一带一路”上的国家看,我们新疆做的这么好,不用担心;如果我们新疆都做不到你还怎么让其他国家放心?
  记者:说到环保,我想起了一件事。1991年,当时的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后来又担任美国财政部长和哈佛大学校长的萨默斯在一场讨论世界自由贸易的内部会议的备忘录中出现了“非洲污染不足(under-polluted)”这样的语句。
  报告中认为,发达国家在未来发展中,应该向那些欠发达国家转移污染。因为污染的成本是非线性的,所以对于污染不足的非洲来说,初期污染的成本是很低的。你怎么看发展中国家的“污染不足”现象?或者说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权衡?
  王石:(萨默斯的意思)是不是“发展就是来接受污染”,那你得看在什么语境下,针对什么问题讲的。我不认为通过转移污染来让经济发展是他的主要用意。国际分工的结果一定是带来副作用,但现在的问题就是减少这种副作用。
  你这个逻辑如果是说新疆是污染不够需要污染,那我绝对不认同。
  第一,新疆并不那么乐观,不是说现在我们没有污染所以现在需要污染来经济发展。
  第二,高科技发展到现在,萨默斯讲的很多不利点,现在可能都是有利的。比如说在温室效应没有像现在这么突出的时候,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就没有摆在更突出的位置上发展。现在要发展,新疆又具备新能源条件,你干嘛还要走污染那条道路呢?再说了,虽然经济不发达,但是可以把青山绿水、舒适安静当成一种资源,不丹不就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吗?实际上现在面临气候变暖,就证明原来那种路是走不通的。
  房地产要适应“白银时代”
  记者:我们再来问几个比较具体的问题。1月29日万科发布公告说A股将继续停盘,想问一下三月之后停牌还可能继续吗?
  王石:你等待公告吧。这个你就不要再问了,再问你会浪费你的时间。
  记者:那我们回到投资的问题。你在发言中讲到2009年以前一直不在新疆投资?
  王石:对,2009年。我不只是不在新疆投资,很多地方都不投资,刚才讲800个城市我们才投了65个,而且投在什么地方都非常清楚,那就是中国的发达地区。
  记者:说到房地产,我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在1998年刚刚房改时新疆喀什的房改房和上海的房改房价差不多,因为那个时候房改房的价格以建安成本为主,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两地的房价估计相差十倍。我记得以前你还说过一句话,说房地产市场太糟糕,主要一个原因就是说什么阿狗阿猫来都能挣钱,就像今天在会场上说的挖个坑就能挣钱。但现在全国都在忙去库存,那你觉得现在只有哪些类型的企业才能够在这里生存和发展?
  王石:(房地产市场)一定是从黄金时代到白银时代了,但发展机会还是很多 ,市场才刚刚开始。你如果适应了黄金时代,当然会不适应现在这个时代,但是总的来说机会很多,大公司有很多机会,小公司也有很多机会,市场规模在那。如果多说两句:房地产行业和其他行业不大相同的,就是房地产非常粗放 。
  家电业是传统行业吧,白电黑电都是传统行业,但是它们已经非常国际化了 ,做的已经非常非常精细,而且利润非常非常薄了。相对于这些行业,房地产还是很粗放的,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只不过是挖个坑就能赚钱的时候时代已经过去了而已。
  至于说企业,哪些个企业能赚钱呢?第一你得注意质量,第二你得针对市场针对性开发。因为过去很多买房子是投资行为,所以质量差点、地域差点无所谓,买了能增值能赚钱就行了。像现在买了是为了住,就得有更多考虑。买来住的和买来投资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尝试就是困惑,没有困惑就不停地尝试
  记者:不谈房地产了,你几乎每年都要去亚布力?
  王石:对。
  记者:我发现在亚布力大家讨论的问题都是全国性的、甚至是全球性的问题,但是在我们今天在新疆天池最喜欢问的还是新疆的问题。那你觉得如果“天山峰会”要成为各方关注的活动,那么会议论坛的选题该怎么做?
  王石:“一带一路”很好。
  记者:如果要在新疆做这样的一个会务小镇,我觉得新疆很多地方其实跟达沃斯这样的一些地方很像,硬条件可能有些达到,但是新疆要怎样制造软实力?
  王石:这样,中国人做事是这样,要不就不做,一做就和最好的比,那你是何必呢?你为什么要达沃斯?如果那样很简单,让达沃斯在这里建个分会场不就行了吗。
  第一,我不赞成上来就是要第一。在来的路上我一个朋友说,吉尔吉斯环境非常好,有湖、雪、山,甚至可以说相比瑞士的环境更好,那意思就是现在中亚、中东的有钱人都不应该跑到迪拜去,应该跑那。愿望是很好,但商业文明出现在迪拜,是地理位置是有关系的,和民族经历是有关系的。就是从传统到现代的过程当中,吉尔吉斯和迪拜的经历也不同。
  所以你说因为气侯好,因为地理位置好,就可以成为迪拜么?同样,咱们不要一开始就讲要世界第一……
  记者: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王石:我们能不能现实一点,就是知道你的资源是什么,你要做什么,别总是和达沃斯来比,一定得非常明确。亚布力就是搞论坛的,阿拉善就是搞环保的,壹基金就是搞扶贫的,如果咱们又是论坛又是旅游又是运动又是会展,那你希望得到的东西太多了。
  记者:刚才你讲到混合所有制,我在想,为什么万科会做混合所有制?
  王石:现在国家不是提倡混合所有制?不是我突然提出。混合所有制是现在非常提倡的一种,你们可以发现万科就是一种混合所有制的代表。
  万科成立的时候是国营的,国营进行改制,所谓改制无非两种:国营公司改制还是国营独大,民营改制还是民营独大。混合来讲最好的效果就是这样,但这就带来一个风险需要平衡,需要知道怎么做。
  问题就在这,它如果什么都是很好那还用说吗?万科就是混合所有制的代表,那有没有风险?当然有。所以才有故事,所以才表示一种能力,所以才能这样往前走啊。
  一个民营的上市公司民营一股独大,当然不存在这些问题,但是你会发现民营最后还是一部分股东的钱,还是民营老大自己来做。国营是一样的,对不对?任命制还是国有那一套。如何让企业真正的符合中国的国情?万科在做最前沿的事,所以它理所当然现在遇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大家都非常关注。
  尝试就是困惑,没有困惑就不停地尝试。
  记者:谢谢。谢谢接受我们的专访。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

    图片新闻

    Picture article
    • 武汉一大学山寨各国建筑似世界公园
    • 英国小王子首度与公众见面
    • 探秘韩国济州岛性爱主题公园
    • 韩国艺术家借光影将人偶肢体做成春宫图
    • 那些年一起被禁播的广告
    • 又是一年高考时:山坳里的高考故事

    美图鉴赏

    • OpenAI打造控制人工智能计划!
    • 努比亚运营公司更名 去中兴化难掩品牌认知尴尬
    • 丝路网站创始人被判终生监禁 不得假释
    • 47家淘宝店刷单被查封:为刷信誉寄空包裹

    时事新闻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